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情感

赶尸道长 第3722章 背负的孽债

发布时间:2020-01-16 23:35:01

赶尸道长 第3722章 背负的孽债

既然确认了这位便是名副其实的茅山三祖之一,吴风也就没有什么好在隐瞒的,当下便将自己遇到大祖师爷爷的事情,详详细细的跟三祖师爷爷说了一遍,随后又将在苗疆遇到二祖师爷爷的事情也跟他说了,期间百转千回,历经磨难,可谓称得上是一场传奇,其中艰辛即便是三祖师爷爷听了也不免是一声长叹。

“想当年我们兄弟三人创立茅山一脉,终极至道,无非便是要寻求长生,当时,老夫我们兄弟三人在追求长生之道上产生了分歧,我大哥对于尸变上的造诣出神入化,二哥对于巫蛊之道研究颇深,而老夫则对于阵法幻术有所建树,便各自分开,各求长生,不过长生终究是逆天而为,要想长生,必然会受到天谴,唯独老夫对于长生之道不太抱有幻想,那一日分开之后,老夫便来到了这昆仑山脉,因为此处乃是龙脉之祖,天地灵气最为充盈,便利用终身之所学在此处构造了一个阵法结界,没想到的是,这阵法结界完善之时,发现这法阵能够吸收这龙脉之气,呆在这法阵之中可以借助龙脉的气息达到一种长生的境界,这y差阳错之间,便也算的是找到了长生之法……”

说到这里,三祖师爷爷突然叹息了一声,颇有些悔恨的说道:“只是这法阵也受到了上天的诅咒,毕竟是逆天而为,谁也逃不出这个规则,老夫发现自从构造出了这个法阵之后,老夫便不能出去了,一旦到了外面,见到了真正的天地自然之光,便会立刻魂飞湮灭,永无轮回之日,如此苟延残喘,一直坚持到今时今日……”

听到三祖师爷爷的话,吴风一阵儿默然,所谓的长生便是如此,三位祖师爷爷都以各种方法活了下来,但是即便是这样又能怎样,只能孤苦伶仃的度过这漫长的岁月,这种煎熬似乎要比死了还要难过。

可是沉吟了片刻,吴风突然想到一件事情,连忙回头看向了李若芸和周明,大声道:“我们怎么突然就出现在了这里?师父他们呢?白弥勒死了没有?”

这话问的李若芸和周明都是一愣,尤其是周明,神情有些惊慌失措,甚至不敢去看吴风的眼睛,犹豫了好一会儿才道:“小师弟,您放心,师父他们都好端端的,三祖师爷爷就是在水牢中传授弟媳妇道术的那个神秘人,至于白弥勒……他……他死了……”

吴风听到周明这般说,不禁有些欣喜若狂了,自从自己入魔之后的事情,吴风都已经不太记得了,就只有白弥勒被自己一剑刺中的胸口,白弥勒拍了自己一掌之后,吴风的入魔迹象才消失,那时候,吴风才知道自己将白弥勒重伤,可是当时由于受伤过重,喷了一口血之后,当即就昏死了过去,至于后面发生了什么,吴风是一概不知,没曾想,自己这一睁开眼睛不久,紧接着就见到了三祖师爷爷,还听到白弥勒被杀了的好消息。

激动了好一会儿,吴风才忍不住问道:“白弥勒竟然死了……这么厉害的一个人,竟然就死了,他是谁杀死的?是三祖师爷爷么?”

吴风终究是问到了这个问题,周明根本不知道该如何回答,眼眶一下就红了,哽咽了半晌儿,竟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李若芸不明所以,也不知道周明为什么如此激动,他并不知道小念心的事情,只好替周明说道:“木头哥哥,白弥勒是被一个神秘的小孩杀死的,三祖师爷爷也帮了一个忙,那小孩好像是禅心小和尚从一个香囊里放出来的,这简直太神奇了,那香囊好像还是从你身上掉出来的……”

听到小孩和香囊这几个字,吴风又看到了大师兄如此悲伤的表情,好像突然意识到了什么,那个小孩肯定是念心,他杀了白弥勒,吴风怎么也不会想到,最后终结白弥勒的人是小念心,他是自己的儿子。

一刹那间……吴风的脑子里回闪过好多画面,格外苗寨禁地中的二祖师爷爷、断魂崖半山腰的白毛老头……大空寺的禅心小和尚,还有终南山的无道子真人,他们似乎都知道小念心身上被人动了手脚,但是却一直言辞闪烁,不肯告诉自己究竟,还非要让自己带着小念心来这白莲教总舵,这究竟是为何?

一想到这些,吴风就有些心口发闷,脑子刺痛,眼睛不自觉的就有些发红了。

他抬起了头,看向了周明,一字一顿的说道:“大师兄,你看着我!”

周明一抬头,眼泪滚滚而落,看向了一脸y郁的吴风。

“大师兄,小念心呢?你告诉我实话!”吴风声色俱厉道。

周明摇了摇头,那眼泪就跟断了线的珠子似的滚落下来,一张嘴,想要说些什么,却总觉得张不开口,努力了许久,周明禁不住痛哭出声,悲切道:“念心……念心他也死了……”

尽管吴风已经料想到了结果,但是这话从大师兄嘴里说出来,周明还是有些不敢相信,其实,他是不愿意相信,小念心陪伴自己多年,从小鬼婴那么一丁点儿的娃娃,自己就带在身边,直到格瓦苗寨,他变成了真正的孩子,一口一个阿爸叫着,吴风早已经将他当做了自己的亲儿子,小念心死的消息,就像是一把利刃d穿的他的心脏,疼!彻骨的疼。

吴风仰天长啸,声泪俱下,喉咙一甜,胸口憋闷,一大口鲜血就吐了出来,身子旋即软绵绵的倒在了地上。

“木头哥哥……”

“小师弟……”

李若芸和周明旋即上前,分左右扶住了吴风,然而,这一次,吴风再次昏迷了过去,小念心的死对他的打击太大了,再加上他的伤势刚刚好了一些,这一下急血攻心,伤了元气,直接再次昏死了过去。

三祖师爷爷一声长叹,口中唤道:“冤孽啊……冤孽……这全都是冤孽啊……”

说着,三祖师爷爷再次伸手,轻轻的拍了一下昏死过去的吴风的胸口,一道清气入体,吴风的眼皮抖动了两下,有两行清泪从眼角滑落,众人都知道吴风已经醒了,但是他就是不想睁开眼睛,他无法面对小念心已经死了的事实,他还是一个孩子,一个三四岁的孩子,他从小就身世可怜,天生就是大凶之物,为天地不容,历经坎坷,终于在格瓦苗寨遇到二祖师爷爷,才能够得到重生,而且牺牲了他生母的三魂才重铸的命魂,可就是这样一个可怜的孩子,应该在母亲和父亲的面前撒娇的年纪,所有人都在算计他,这究竟是为何?

吴风心中有恨,愤恨难平,吴风心中有怨,怨气滔天。

可是吴风却无能为力,他竟然保护不了一个孩子,他除了自责,什么都不能做。

这时候,三祖师爷爷却幽幽的说道:“那个孩子,老夫也有所感应,他身聚佛、道、魔三种气息于一身,乃是不可多得的修行奇才,只是他天生便是天地不容的大凶之物,本就不该出生在这个人世间,这个结果,一切都是他的命数,谁也改变不了,就如我等三兄弟,谁也逃不出长生的诅咒,谁也不可逆天而为……”

听到三祖师爷爷的话,吴风才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向了他,压抑着胸中的愤慨,冷声问道:“这么说,念心一开始就注定了难逃一死的结局,那为什么二祖师爷爷还要救他?这究竟是为什么?”

“孩子,这就是因果,想必你二祖师爷爷也看到了这孩子身上背负的孽债,或许这就是他最好的结局,你莫要有太多的执念……”三祖师爷爷幽幽的说道。

“那白弥勒究竟是谁?三祖师爷爷为何又会出现在此处?”吴风再次咄咄*问道。

三祖师爷爷看了一眼吴风,脸色终不能再平静了,他再次说道:“白弥勒是老夫的因果,是老夫的孽债……”

“什么意思?三祖师爷爷能否说的详细一些……”周明在一旁问道。

“在一千多年前,有一个小喇嘛,去昆仑山朝圣的途中,饥冷难耐,差点儿就死在了老夫构造的这个阵法结界的边缘,老夫一时动了恻隐之心,便将阵法结界打开了一个出口,将那小喇嘛放了进来,等他到了阵法结界之内,老夫看他根骨精气,天生聪慧过人,乃是千百年来难得一见的修行奇才,便有意将终身所学倾囊相授,同时也可留在这阵法结界之中与老夫相伴。这小喇嘛果真不负老夫悉心教导,用了将近一百年,差不多将老夫一身的绝学融会贯通,只是这小喇嘛尘缘为了,并不想跟老夫永远呆在这阵法结界之内,时刻想着要走出去,老夫大限已至,并不能出去,可是这小喇嘛却阳寿未尽,即便是出了阵法结界,也不会当即毙命,老夫也是为了他好,便不允许他走出这法阵,那知道这小喇嘛却怀恨在心,有一日趁老夫不备,暗算于我,重伤了老夫的神魂……”

宝鸡市第五人民医院怎么样
滑县妇幼保健院怎么样
福州治疗癫痫病专科医院
昆明治疗卵巢炎医院
陕西治疗癫痫病费用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