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神魔戮武 第一百零七章 禁地第二层

发布时间:2019-09-25 20:11:48

神魔戮武 第一百零七章 禁地第二层

两具枯木兵甲士战力惊人,周身如铁,坚如铜墙铁壁,而且悍不畏死,凶悍至极,夹攻北冥秀竟有愈战愈勇的态势。

“哼

神魔戮武  第一百零七章 禁地第二层

!”北冥秀招法开阖,霸气横溢,拳风如罡,扬袖摆臂间,玄妙至极,枯木兵甲士虽强,但一时也无法奈何得了他,不过在细微处,战局随着时间的推演已悄然变化。

交手数招,北冥秀不再抱有丝毫小觑之心,不是因为枯木兵甲士,而是因为场外苏御与苍木极的环视。

“若是全盛时期的自己,不需多少功夫,就能把这些干尸解决,如今却需凝神以对,这一场针对自己的布局,果然不是那么简单。”他心中暗思,面上却是静如止水。

“唰”“唰”两道厉风呼啸,两颗拳头向着北冥秀砸去,北冥秀双拳以对,竟被震退数步,在他倒退之时,苍木极以迅雷之势插入战团,瞬间出现于北冥秀身前,一拳砸向其胸膛。

北冥秀化拳为掌,双手挡于胸前,肉掌交击之声传出,双方震退!

不过苍木极后退之时,枯木兵甲士错身而上,不给北冥秀任何喘息之机,同时苏御扬手三刀,黑芒劈斩而过。

北冥秀双拳如电,硬撼来临重拳,兵甲士战姿如山,巍峨不可动,强大磅礴的力量在双方拳掌中迸现。

“喝!”他猛地发出一声怒喝,双拳之内一股凶暴力量喷薄而出,砰的一声,巍峨如山的甲士倒飞而出,同时,他的身上,一道金光闪过,来临刀芒消融。

招式过后,北冥秀虽依旧沉稳,不过鼻尖已经多出了微微喘息,连番硬战,他已消耗众多!

苍木极邪笑一声,欺身而上,“北冥秀,今天你注定要瞑目于此!”话落,两具兵甲士也再次冲上。

北冥秀以一对三,任是源力不多,招式仍凝练如故,然而再无之前那般强势自如!

战场外,苏御看着北冥秀轻松挡下他的刀气,并无半点失落反而冷笑一声,因为北冥秀的源力明显不多了!他若是和之前一样一直让金光覆盖着身体,那么以自己的战力根本就没有机会插手战局,现在,却是不一样了。

心下想着,手指一抬,点到身边一只火军蚁的眉心之上,狻猊印记成型,连点数次,他的眉心就再次恢复到了九颗印记。

“这一系列战斗,自己从来不是主攻,现在或许连火军蚁也插不上手了。”苏御心下想道,有些遗憾,随即瞄准战团,又一道刀气划出。

北冥秀刚刚躲过三人拳脚,面对苏御斩击,一下退后,刀芒入沙,激起黄沙飞射。

“既然你们找死,我成全你们!”一再受挫,他的目中燃起一道金光,宛若两团炽烈的火焰,全身之上源力暴涌。

感到其上莫大威能,苍木极全神以对,枯木兵甲士亦攻势暂缓。

不料就在双方极招将出之际,黄沙上一道轰隆隆的震荡传出,苏御目露惊诧,只见远处天际一股磅礴的蘑菇云冲天而起,此云浩荡席卷之势,瞬间就遮蔽了天空,原本就晦暗的火漠变得更加阴霾。

看见此云,北冥秀面色一凛,眼中金光退却,“哼,来日杀你,退!”他阴沉开口,打出数道源力,随即果断退后,身法一动,便已移出了数十米,然后向着蘑菇云爆发处奔去。

“想走?”苍木极震散源力,手掌一挥,枯木兵甲士跟随,紧追而去。

在他们起步间,苏御也紧随其后,心思坚定。“北冥秀不能走,否则今日所做功亏一篑!”

看见几人速度飞快,他一咬牙,数只飞蚁率先冲出,向着蘑菇云处而去,自己则吊在最后面,天上飞的毕竟速度极快,勉强能跟上苍木极的步伐,有飞蚁的视野,他也不至于跟丢。

在他们离开后,原本数百米外一座平静的沙丘顶端发出一阵爆响,一人爬出,正是横香,他看着蘑菇云出现的地方,犹豫数息后,一冲而去。

几人最前方,北冥秀冷眼扫了一眼身后的苍木极,冷哼一声,速度愈快,大局为重,此行他有自己的目的,待事情完成后,解决这人不难!

身后苍木极目光坚定,急追不舍,两具甲士单凭肉身之力不弱于夺脉五重的武者,乃是他孕养多年的撒手锏,尤其是防御惊人,从硬碰北冥秀不落下风就可看出一二,看到逃窜的北冥秀,他嘴角微咧,杀机更浓,“华阳国国主,很久没有如此狼狈了......”即便是一具分身,能有机会杀了如此强者,依旧让他心下激动不已。

在他们身后的空中,是四只快速飞行的火军蚁,其中两只的额头上红色印记不时浮现,更远处,苏御奔逸绝尘而过,数十只飞蚁护卫四周,那些聚灵境的火军蚁已经跟不上他们的速度了,他也不需要时时刻刻带着他们。

疾驰半炷香后,北冥秀看见了蘑菇云爆发处乃是黑色的雾气,此雾气无穷无尽,一片黑暗,头顶的灰云更像是某种禁制被打破的余波一般。

他奔到黑雾前,没有丝毫犹豫,一跃而入。

数十息后,苍木极带着双尸踏入,其后的四只飞蚁也没有停顿。

最后,苏御停到黑雾之前,在他的视野里,飞蚁进入之后,就好像成了瞎子一般,再也看不到一切了,他伸出一只手没入黑雾之中,感受一番后毫无头绪,此雾和普通的雾气似乎除了颜色外,没有不同的地方,他踌躇一会儿,走入雾中,这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令他庆幸的是,通过魂识感受,身周三十米,尽入心中。

苏御眉头微簇,呼吸微凝,此地已经不是火漠了,因为这里的泥土显得很湿软,他的心中生起了一股强烈的念头:“这是第一层与第二层的入口!”

魂识中周遭一无所有,但黑雾的浓度却有所变化,越是往前越是浓郁!

苏御心中一定,就带着数十飞蚁向着前方而去,随着前行,他心中生出一股怪异的感觉,就好像被唤醒了孩童时期,对黑暗的恐惧感。

是的,他在这黑雾中莫名生起了一股害怕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东西在冥冥中注视着他。

不过即便如此,苏御的步伐依旧坚定,即便没有北冥秀,第二层说什么他也会去看一看,况且在他的周围还有数十只飞蚁。

行走了数百步后,前方五道光芒映入了苏御的眼里,他不需要魂识就看清了这些光芒,这是五座传送阵!

此阵与万楼门的传送阵不同,乃是五道光彩夺目的门,散发着银白色的光芒,装饰极为华美。

苏御快步走到门前,借着光亮环视了一下四周,发现了一丝不寻常,这里好像刚刚发生过一场大战,周遭土石碎裂,土地坑坑洼洼。

“必是那些夺脉武者来此,打破了封印,进入了第二层。”

苏御一拳挥出,一道拳印飞出,向着一道传送阵打去,不料还未碰触,门外就已经泛起一阵白光,他的拳印一息之间便被消融。

“果然如此。”苏御目光一闪,他不相信先来此地的人会将传送阵留下而且不做任何防备,唯一的理由就是他们破坏不了并且也不担心别人来破坏!

“如此,我亦无后顾之忧!”苏御踏入一座光门,临消失之刻,一只飞蚁落下,钻入了下方的沙土中。

一阵头晕目眩,再出现时,已置身于一片黑暗之中,湿气十分浓郁,身后,同样是一座传送阵。

在苏御踏入第二层的刹那,在这第二层一处隐蔽的位置,一把流线型的弯刀发出微微颤鸣,此刀带鞘插在一座石台上,整把刀上一道道金色流光有规律的滑过,刀柄末端,雕镂着一轮金色弯月,锋利如钩。

让人震撼的是,在这把刀周围无穷的黑雾之中,一柄柄刀锋若隐若现,这些刀锋皆没有刀鞘,插于土中,刀身上一道道莫名意境流转而出,如同众星捧月般拱卫在四方……

传送阵外,苏御哑然,因为鬼刀突然颤动起来,他猛地将其握住,刀鞘拔出一刻,颤抖更剧,苏御握刀的手微伸,目光紧紧凝聚在刀上,眼里泛出一道道光芒。

此刀他只用精血孕养了一次,精血含魂,孕含武者精元,珍贵至极,此刀原本就已经是二品中阶的战刀,在他的孕养后,隐隐接近二品后阶,但即便如此,在没有主人的操控下也不可能发生鸣响,除非他产生了刀灵!但是据苏御所知,刀灵是至少四品战刀才会产生的灵体,相当于刀的灵智!

苏御不解,看着手上锋利的黑刀,“黑羽鬼刀,不祥的战器,我偏偏不信,有何蹊跷,来日分明。”心中暗思,五指紧握,他不信天,不信讹传,不信自己连一把刀都握不住!

最终,黑刀入鞘,苏御没有将它挂于身后,而是握在了手上。

“北冥秀来此,必有目的,我不知道,但苍木极必定知晓,这第二层不知道有没有机会见到他们,从没有人来过的第二层,又有何种宝物?”

黑发轻扬,苏御奔入雾中,数十只飞蚁开道,除非夺脉武者出手,否则其余人等皆不是他的对手。

呼伦贝尔治疗白带异常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呼伦贝尔治疗不孕不育医院
呼伦贝尔治疗妇科方法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