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妖尾之狩猎天空第九章鬼魂之谜上

发布时间:2020-01-26 13:43:26

妖尾之狩猎天空 第九章 鬼魂之谜 上

“就是这个村子吗?”

声音带着一丝丝的胆怯,纯真的眼眸中夹杂着闪烁的光芒,看着别人注视过来的目光,娇xiǎo的身体微微闪躲了一下,“那个夏露露,我们没有走错地方对不对?”

“应该没有!”尽管自己也不是很确定,但是为了让温蒂安心,夏露露还是一脸傲娇的説出肯定的回答。

“但是,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温蒂来到陌生的地方就像是一只离家的xiǎo兽一般不知道该如何。

夏露露无奈的瘪了瘪嘴,然后拉起温蒂的手就往村子里人最多的房子走去,“我们先去村长家吧,先去看看那个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来没有?”

“哦~哦!”等温蒂完全反应过来的时候,她们已经来到了村长家门口,看着门前那个眼神呆滞,慌乱无措的老人,花白的头发凌乱着就像是失去了生命力量一般,完全没有生机的样子。浑浊的眼眸无助的看着门前的xiǎo木马,时而微笑,时而哭泣。

“夏露露,夏露露,他是怎么了?”温蒂被村长那一副疯疯癫癫的样子给吓到了,xiǎo身子一步躲到了夏露露的身后。

“应该是太伤心了吧!”夏露露可以感受到村长身边散发着浓浓的忧伤。

不对啊!夏露露看了眼身后的温蒂,心中疑惑,按照温蒂的性格,她应该比我更早感受到这些才对,怎么会感受不到悲伤呢?

“温蒂,你没感觉到他很悲伤吗?”

“悲伤?没感觉到啊!”温蒂被这么一问,忽然觉得是不是自己做错了,自己应该感受到悲伤吗?

“我……我……”

就在温蒂不知道説什么的时候,村长已经回过神来,满是褶子的脸勉强扬起一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你们就是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吗?比想象中的xiǎo啊!”説着,村长还往后面瞅了瞅,“就你们两个吗?”

“就我们两个人!”温蒂伸出两个指头指了指,然后解释道:“还有我们不是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我们是化猫之宿的魔导士,我叫,叫温蒂,她是夏露露!”

“哦,哦不好意思,我以为只有妖精的尾巴接了这个委托,没想到你们公会也接了,那么先进来坐坐吧,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还没有到!”

进了屋子之后,夏露露找了个位置坐下,算了算时间,然后皱起眉头,一脸不爽,“怎么会那么慢,按道理説,他应该已经到了的,怎么会还没有来呢?”

“会不会实力不行!”最后一句夏露露説的声音很xiǎo,只有温蒂听见了,温蒂拉了拉夏露露的xiǎo猫爪,示意她不要乱説。

“不好意思啊!不要见怪了村长爷爷!”

“额~什么,什么事吗?”村长完全没有听见夏露露那声xiǎo声的嘀咕。

就在这时,一个如山间泉水般清冽的声音从外面传了进来,“真是不好意思了我来晚了,但是我可不是没有实力哦,只是有diǎn路痴而已!”

声音刚刚落下,几人就看见一个修长的身影从门外走进,修长匀称的身材,上下完美的黄金比例包裹在白色的大衬衫和白色裤子内,俊秀雅致的脸庞上一双英挺的剑眉微微一凝,似笑非笑的样子,给人一股莫名的压力,然而最引人注意的却是他那一头天蓝色齐肩长发被一根白色的丝带高高的扎起,丝带顺着头发垂到耳边。

“这位姐姐——”

“这位哥哥——”

夏露露和温蒂同时出声,随即两人尴尬的看着对方,最后还是温蒂鼓起勇气説道:“这位哥哥,你是妖精的尾巴的魔导士对不对?”

“哥哥?”夏露露惊得睁大眼睛,她怎么没看出来他是哥哥,然后心中又是一个疑问,以前一向比自己还要迷糊的温蒂怎么会那么确定他就是个男的!

拉诺斯笑的一脸亲和的走了过去,在温蒂的面前卷起白色袖子,露出右手臂上的天蓝色的公会纹章,“你看,是不是?”

“真的是,真的是!”温蒂一脸欣喜的拉着拉诺斯的手就是一阵摆动,“那你认识纳兹是吗?”

“纳兹?”拉诺斯摸了摸温蒂深蓝色的长发,很柔顺呢,“当然认识了,他可是一个很热血的人呢!”回想起纳兹的热血,拉诺斯有diǎn想笑。

“咳咳——”村长咳了两声,当发现所有的目光回到了他身上,眼眸中再次露出了悲伤的神色,布满茧子的老手摸索着身边那张老旧的照片,上面有着一个老人,一对夫妻和一个婴儿。

“那是——”

“是我的儿子,儿媳和孙子,但是五年前的那场灾难带走了我儿子和儿媳的性命,现在只剩下我的孙子和我相依为命,可是现在连我的孙子都被人抓走了!”村长越説越激动,眼眶中滚烫的泪水缓缓流下。

“你不要哭,不要哭!我们会帮你的!”温蒂连忙劝説道。

拉诺斯也上前道:“是啊,我们会帮你的,我们接受的委托不就是这个吗?”

“能不能告诉我们你们这里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村长看了眼几人,欲言又止的样子,随后还是无奈的説道:“其实我们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是从上个月开始,我们村子就开始陆续的有孩子失踪,一开始只是以为个别孩子贪玩找不到回家的路,但是失踪的孩子越来越多,可是却一diǎn没有回来的消息,而且我们村子最先丢失孩子的家人最近总是説看见了他们的孩子,他们的孩子在哭泣!”

听着,温蒂xiǎo手紧紧地握着拉诺斯的大手,一边的夏露露也跟着温蒂躲在了拉诺斯身后,好像害怕看见那些疑似鬼魂的东西。

“不要怕,有我在!”拉诺斯现在的声音出奇的温柔,两只手落在温蒂和夏露露的脑袋上,一道蓝色的光晕融入两人的大脑中,两人只觉得一阵温暖涌入,害怕什么的好像都不再了。

“那么村长能告诉我们最后一个消失的孩子是在哪里消失的吗?”拉诺斯问道。

“哦,就在村口那里消失的!”

“好,我们去村口看看吧!”

话音刚落下,就见拉诺斯的脸色一变,身形一动,带着一道道飘逸的残影飘向外面,脚踏着无形的风,垂在耳边的白色丝带也一阵阵的飘起。

“这次不会让你逃走!”

武汉博仕肛肠医院看病怎么样
张家口市下花园区城镇社区服务中心怎么样
防城港市妇科医院地址
岳阳治疗宫颈炎费用
武汉癫痫病权威医生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